栾月突然有点紧张,吴孟超依然亲自操刀做手术

空闲时,吴孟超与妻子在院子里赏花

栾月坐在五星级西餐厅的贵宾包厢里望着落地窗外的夜景,幸福地笑了,今天,是她和男朋友苏梓铭的第三个“相识纪念日”,也是中国传统的情人节——七夕,苏梓铭近很忙,工作的事让他每天忙得焦头烂额,栾月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每当苏梓铭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他们的小窝时,栾月立刻就把不知热了几遍的晚饭和热汤端上桌来,让苏梓铭好好放松放松,尽管如此,苏梓铭还是记得他们之间所有重要的日子,昨天他从百忙之中抽出了一点时间,定下了这个酒店的包厢,让栾月先过去。

在很小的时候,爷爷就警告我,一定不要进入到老宅子。爷爷是个很厉害的人,所以我从不敢忤逆他的话,也一直老老实实的没有去过老宅子。我从一出生就是爷爷奶奶带大的。我的家族一直都是盗墓者,而我的父亲和母亲也在四处的盗墓,一年到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见到他们。一直都是爷爷奶奶照顾着我,我对父母并没有很深的感情,爷爷曾经因为盗墓失去了一只胳膊,从那以后他的脾气就很怪,也在没有去过墓地里。爷爷虽然对我很好,可是唯独不允许我去那个老宅子,我不知道为什么?曾经有几次想要偷偷的溜进去瞧个究竟,结果就是被爷爷给逮着了,然后就被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反复几次以后我也就失去了兴趣。

虽然年事已高,吴孟超依然亲自操刀做手术。

大概是要给我什么惊喜吧!栾月一边用汤匙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一边回忆着刚才和闺蜜秦晓晴的通话:“小月子,我今天上午听马涛说……对,就是你男朋友的大学舍友,他们不是一起工作吗?马涛跟我说啊,苏梓铭近一直想跟你求婚!怎么样?是不是很激动?说不定他一会就会捧着玫瑰和戒指去找你呢!喂,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对于这个问题,栾月也思考了很久,后,鉴于苏梓铭的表现一直十分优异,她又怎么会不答应呢?

就这样一直相安无事的过着,直到有一天,我和奶奶出去玩,那天一直玩到很晚,人也很多,我很奶奶走散了,后来我就走到了一个破屋子的门前,当时并没有太过在意。我只是坐在屋子的台阶上面休息,等着奶奶。

20世纪初,他们锐意进取、开风气之先,他们在各自的行业不懈追求,成绩卓然……今天,让我们走近这些跨世纪大师,感受他们的人格魅力,重温一个时代的精髓。

正当栾月想的出神,包间的门被缓缓地推开了,苏梓铭穿着一身纯白的西装,走到了栾月对面的位置上,缓缓坐了下来:“喂,小妮子,想什么呢?”听到熟悉的声音,栾月的精神不禁为之一震,连忙抬起头来,对上了苏梓铭温润如玉的笑容,栾月突然有点紧张,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了很久了……”而眼神却在苏梓铭身边打转,希望能找到什么东西来支持自己的想法。苏梓铭歉意的笑了笑,说道:“今天下午突然有点事,公司近总是忙成一锅粥,是我疏忽了,我给你道歉!”栾月的眼神已经把苏梓铭的身边转了个遍,却连一片玫瑰花瓣都没有发现,不禁有些失落,她抬头盯着苏梓铭的眼睛,轻声地问道:“梓铭,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三年,又是七夕节,你真的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她站起来,走到苏梓铭边上,想要再看个清楚。苏梓铭笑出了声,说道:“怎么了?你都多大了?还想让我说那种‘栾月我爱死你了’这种肉麻的话吗?”栾月哼了一声,显然,他的凳子边上干净的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看来这里的保洁人员十分称职,这下子,栾月真的失望了,她想用手去捏苏梓铭的脸——这是她生气时的惯用动作,可是刚要碰到的时候,苏梓铭突然转过头来,问她要吃点什么。为什么他要躲开我?栾月感觉有点奇怪,却没有问什么,只是随意报了几个菜名,然后沮丧地坐了回去,接下来,无论苏梓铭跟她说什么,她都没有搭理,只是想着自己的心事,不知不觉,分针已经跑了好几格,包间的门再次被推开,服务生端着一个被扣着的大盘子走了进来,放在栾月面前,然后冲她友善地笑了笑。栾月心里异样的感觉更重了,秦晓晴把这种感觉称为女人的第六感,说是准的预感,栾月更加地紧张了,她开始有点坐立不安。“怎么,不打开看看吗?”感觉到苏梓铭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栾月举起了小拳头抗议,另一只手打开了盖子,嘴里说着:“你可不能惹我生气啊!要不我……”话音未落,栾月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叹!那个碟子上放的不是菜,而是一枚钻石戒指!苏梓铭从桌子下面拿出了一束玫瑰,走到栾月前面,单膝跪在地上,说道:“栾月,我的小公主,你愿意做我的妻子,一辈子陪在我身边吗?”栾月惊呆了,她活了二十五年,自从记事起,每天都在憧憬着这一天的到来,她用颤抖的手接过了那束玫瑰,大声喊道:“我愿意!”

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听见屋子里似乎有女人的哭声,这可把我下了一跳,因为那么破旧的屋子根本不可能会住人,后来我想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脚像是定住了,挪不开步子。我竟然鬼使神差的往屋子内走去,走到院子的时候我就看见一个红衣服的女人抱着一个娃娃坐在客厅的凳子上哭着,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道:“我苦命的孩子,我苦命的孩子…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吴孟超,1922年生于福建省闽清县,1949年毕业于同济大学医学院。擅长肝胆疾病的各种外科手术治疗,被誉为“中国肝胆外科之父”,中国科学院院士。2011年5月,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命名委员会将17606号小行星命名为“吴孟超星”。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由于今天是七夕节,交通拥堵的现象更加严重,今天下午五点左右,在解放路路段发生了一场汽车追尾事故,造成一名男子死亡,该男子面部严重损毁,经警方确认,该男子是本市的着名青年企业家苏梓铭,其车内放有一束玫瑰,应该是在准被向女友求婚时惨遭横祸……”

那红衣女人说完这句话后立马凶神恶煞的朝我这里冲了过来,这下可真的把我吓坏了,立马吓晕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家了,奶奶坐在我的身旁,见我醒来柔声的问我:“孩子,你醒啦?饿不饿?”

他已经年过九旬,但依然站在手术台前,将一个又一个肝病患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他是首位荣获“国家高科学技术奖”的医务工作者,更是病人家属眼中的大救星。但每当别人提及于此,这位90岁的老人总是谦虚地摆摆手,“不敢当不敢当”。他,就是我国肝胆外科学的奠基者之一、着名的肝胆医学权威——吴孟超院士。

By FFF 团资深成员——柊

我摇了摇头开口说:“奶奶,我不饿,奶奶,那个女…”

“人家送来了,当然要接下”

“嘘”还没等我说完奶奶就捂住我的嘴,对我说:“孩子,忘了那件事,以后谁都不要提,特别是你爷爷,懂吗?”我茫然的点了点头,虽然满腹的疑惑,却真的再也没提过,也没有再问过奶奶。

“妈妈,我要回家!回家!”5岁的小女孩睿睿坐在推车里,大声地哭泣。一旁的母亲则不住地抹着眼泪……在东方肝胆医院行政楼的走廊里,记者见到了这令人心酸的一幕。

不过这件事以后我就生了一场大病,爷爷和奶奶一直都很着急,我爸爸妈妈也赶回来了,可是我就是高烧下不来。在我高烧第三天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个和尚,看了看我说:“这孩子是中了邪了,来,把这佛珠给孩子戴上,这佛珠可保她20岁之前平平安安的。至于之后的福祸就得全靠她自己了。”说完和尚就走了,只留了一个佛珠放在了爷爷的手上。后来爷爷就给我戴上了,我就真的好了。一直都没有生过病,也没有遇见什么鬼,相安无事。可是直到我20岁生日那天,遇见了一件特别恐怖的事情。

“我们从长沙赶到上海,就为了让吴老亲自帮忙看一下孩子”,孩子的父亲说。他们口中那位德高望重的“吴老”,也就是医学大师吴孟超。今年已年逾九十的吴孟超曾获得过“国家高科学技术奖”,是享誉海内外的肝胆外科权威。靠着精湛的医术和济世的情怀,吴孟超还在去年赢得了“感动中国人物”称号。但即便如此,吴老至今依然奋战在手术台前。

那一日晚上我和几个好姐妹出去庆生,后来我喝的有点多了,头有点发晕,就自己在大街上转悠了一会。可是转着转着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来来去去就那一个地方了。我发现自己是遇见了鬼打墙了,自己曾经听过爷爷讲过鬼打墙,可是却没听过爷爷说怎么个解法。正发愁时突然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喊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一下子就酒醒了,因为那个声音实在是太过凄惨了,不过总觉得这声音在哪听过?突然脑子里响起了几年前遇见的那个红衣女鬼了。

不一会儿,走廊上出现了一个慈祥的身影,他就是吴孟超,孩子的家长立马围上去。吴孟超和每一个人都握了手,还说了许多宽慰的话,“放心吧,我们会尽力的”。

吓得我赶紧跑,可是跑了几圈以后才想起自己遇见的鬼打墙,于是颓废的坐在台阶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后来那个女鬼突然飘到我的面前,吓得我赶紧往后退。她看了看我就飘回到了半空中,对我说:“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要让你给我的孩子陪葬,哈哈哈”

“孩子得了这种病,整个家庭往往都垮了。跟病人多说句话,跟家属握握手,就能给他们带来信心”,平和的语速下,这几句话说得如此铿锵有力。“不过,我看过她的化验报告,情况很不乐观”,在办公室里,带上门,吴孟超的脸色马上显出了深深的凝重。“但人家既然送来了,就是相信你,当然要接下来。”“有没有考虑过风险?”记者问道。“只要是手术,就有风险。但是,做每一件事都要对得起自己的内心。”吴孟超缓缓说道。

说完以后就往我这边冲过来,我害怕的赶紧把双手捂住脸,可是没有预期的疼痛到来,而是听见那个女鬼痛苦的声音。我睁开眼睛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佛珠,看着闪闪发亮的佛珠我明白是这个佛珠救了我。可是这一下把这个女鬼给激怒了,她怒吼了一声,女鬼就被一团黑色的雾给围绕着,等那团雾散开以后我才看清楚了那个女鬼的脸。她这时候的脸已经不再是那个白白净净的脸庞了,而是七窍流血,鼻子和眼睛里还有蛆跑出来的恐怖像。

外科医生应有三功:

一看到这里我就恶心的吐了,我以为她会生气,可是她并没有。而是直接朝着我直接过来了,可是我把佛珠朝他一伸,就看见一道佛光朝着女鬼射去,就看见那个摔倒了地面上,身体在一点一点的消失,等到那个女鬼彻底消失的时候我手上的佛珠也断了。

站功、饿功、憋功

后来不知为什么我就晕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在一间破庙里,而在我身边的是一个和尚,他看我醒来就开口说:“孩子,你醒了?”

说起手术,吴孟超更愿意用上海方言话将其称之为“开刀”。所以,“手术室”这个叫法,在他这里,更多地被叫做“开刀房”。从1958年开始,吴孟超一直在“开刀房”里做肝脏手术,从未停歇。

我坐起身来,点了点头说道:“您是谁?您怎么在这?”

在“开刀房”里,吴孟超创造了多个奇迹:为4个月大的婴儿做肝脏手术,这是迄今为止年龄小的肝脏手术患者。现在,这名患者成为东方肝胆外科医院的一名护士;为安徽农民陆本海切除重达18公斤的肿瘤,是我国目前为止切除的大的肝部肿瘤;1966年,为患者蒋声和做了肝部肿瘤手术,患者今年82岁,依然健康,创造我国肝部术后存活时间长的纪录……

和尚听见我说的话,笑了笑开口说道:“孩子,不认识我了?哦,对,你是应该不认识我,你小时候我去的时候你还在发高烧昏迷不醒呢。”

吴孟超告诫学生,外科医生应有三功:站功、饿功、憋功。有数据记载,从医数十年来,吴孟超亲自主刀的重大手术1.4万多台,手术死亡率仅为0.3%,肝癌术后5年总体生存率56.1%,小肝癌术后5年生存率79.8%,均居世界领先水平。

听到这话我就明白了原来这位是那位得道高僧,赶紧起身拜了一拜说道:“原来是您啊,您怎么来了?”

吴孟超做手术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从来不挑病人”。2010年,一名中肝叶肿瘤的患者来到医院就诊。在此之前,这名患者已经到多个医院求医。因病情严重,那些医院都不敢收治。当时,吴孟超身边的很多人,特别是和他相识多年的同事,都劝他不要接。他们的顾虑也很好理解——如果出事,对一生载誉无数的吴老来说,难免受到影响。

“孩子,我说过你长大了以后我会再来找你的。”

“手术风险确实很大,但希望还是有的。如果再不治疗,那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吴老对他的同事们如此说道。第二天,吴孟超像平常一样走上手术台。手术开始后,吴孟超就变得放松,做完20多分钟的组织分离,吴孟超笑着对旁人说道:“比我想象的要好。”

“高僧,那个女鬼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鬼婴儿哪去了?为什么她说是我害死的?还有佛珠为什么会断呢?您又是谁啊?为什么会来找我呢?”

有担当,

那个和尚听了我的话,笑了起来说:“孩子,你提这么多问题我怎么回答啊?”

就不怕“救场”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不好意思哈,我是真的有太多的疑惑,麻烦您告诉我好么?”

对大部分上手术台的外科医生来说,一般不太愿意去为别的医生“救场”。在手术台上,主刀医生对整台手术负责,一般也是主刀医生做完整台手术,如果临时要人“救场”,一定是出现了非常危急的情况。即便到场,多数情况下,去支援的医生只会在场下指导。

高僧听见我说的话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会开口说道:“孩子,这个女鬼和那个鬼婴与你有渊源。”

但吴孟超从来不会拒绝。有一次,吴孟超刚刚做完一台手术,出手术室后,看到另一个手术室的护士跑了出来,喊“病人大出血了”。吴孟超立即冲进手术室,才发现病人身体上满是血。

“我?”我怀疑的指着自己。

当时,这位病人患的是巨大肝脏血管瘤,盖住了肝门,手术操作时出血,非常猛,用尽各种方法都止不住。吴孟超到场后,尝试用手术线扎住出血管,但一打结就破了。

“对”和尚点着头又开口说道:“其实你的前世和那个女鬼认识,而且你们还是很亲近的人。”

“纱垫呢?”吴孟超喊。护士递过一块纱垫。吴孟超将纱垫边上蓝色的带子剪下来,扎住了出血管。在此之前,从没有人用过这种方法止血……在先后填了7块半纱垫后,情况逐渐好转。而在一般的手术中,纱垫多用4块。如今,吴孟超由于年龄关系,很少再去“救场”了。但“救场”的习惯,被他的众多弟子继承下来,“只要需要救场,都会去”。

“对”和尚说完以后就又陷入沉思当中了。

“我现在平均一周要做三台手术,医生做手术,就跟画家画画一样,早就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在普通人的印象里,院士做手术,不过是“做做指导”。但吴孟超不一样,从始至终,他都坚持在手术台前,亲力亲为,身体力行地将自己的“妙手仁心”传递给他的学生。

东方肝胆医院的患者都会被吴老的一个细节所感动——冬天,吴老在替患者检查身体,做B超前,要先将自己手搓热或者放在怀里捂热,再去触摸病人身体。做完检查,也不忘顺手为病人拉好衣服、掖好被角,还摆好床下的鞋子。

乒乓球做的肝脏架构

在上世纪50年代末的中国,肝脏大手术无人敢做,相关书籍也写得非常简单,难以解决临床问题。吴孟超和他的科研同事,硬是将由美国人编的《肝脏外科入门》一书翻译出版,这是我国医学界正式接触肝胆外科学的开始。

但难题接踵而来。研究肝胆自然要先从解剖入手。而在探索解剖领域时,标本是不可或缺的。吴孟超小组为了制作肝脏腐蚀标本,曾尝试用塑料、X光胶片等作填充材料,但都不理想。

正在此时,中国乒乓球队的容国团获得世界冠军的消息启发了苦思冥想中的吴孟超,他创造性地将乒乓球溶解后注入肝脏血管,定型居然成功了!大小血管纵横交织成的完整肝脏构架从此就像美丽的珊瑚一样绽放开来。1959年4月,吴孟超小组制成了中国第一具能满足科研需要的肝脏腐蚀标本,预示着他们在突破禁区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与妻子相知相守半个世纪

吴孟超的妻子吴佩煜教授与他是同行,曾长期工作在妇产科诊疗的第一线。在吴孟超心中埋藏得深的,便是抗日战争时期和吴佩煜一起在云南读书时,遇到日军飞机的轰炸,两人一起避难的往事。正是在那时,这对医学伉俪开始相识、相知、相守一生。

吴孟超经常出差,所以吴佩煜特别关心他的安全,每次他出差,吴佩煜都会在家里等平安电话。只有听到了他的声音,她才放心地做其他事。

而每天看完新闻联播,吴佩煜一定会把电视遥控器交给吴孟超。他喜欢看的电视是新闻、战争片、警匪片和谍战片;妻子喜欢看的是越剧。每到这个时候,吴佩煜都陪着吴老一起看他喜欢的节目。吴佩煜说:“他一天到晚就这么一会儿能看看电视,而且看一会儿又去书房忙事了,所以他想看什么我就陪着他就看什么。”

在忙碌的工作中,夫妻俩互相关心扶持。有一次,吴佩煜生病住院,吴孟超出差回来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他下了飞机直接就去吴佩煜的病房,问问情况,坐一会儿,然后才回家。去年8月,妻子离开了。这对吴孟超来说,每天的生活,仿佛总缺少了点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