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对必化说,第三方做空机构——香橼的创始人

美国洛杉矶“做空家”安德鲁·莱福特

自隋朝起化清寺就已经建成呢,隋朝出期这里香火顶圣,直到隋炀帝的统治。隋炀帝荒淫无度和暴政使得无数百姓死与非命,在隋炀帝的统治下妖魔纵横,天下大乱,东边有一座山叫“巫横山”乃是妖魔出入之地,山上有间寺庙那就是“化清寺”妖魔靠和尚来修练所以种是来抓化清寺的和尚,不久这里荒废呢,过呢几百年,直到“清朝”初期一个叫必化得老和尚带着一群和尚又回道这座寺庙,把寺庙重新打造呢一遍,不久这里有开始香火不断呢,过呢几天庙里种莫明奇妙的死人,有一天晚上,一位赶路的书生来这里敲门,对寺里的和尚说:“我是一个敢考的书生,可以让我借宿一晚吗?”小和尚说:“好吧你进来你随我去见着持。”说完就带着书生去呢,书生见到着持就说:“请问这里有没有八重塔?”

没有,这里只有七重塔,没有这里只有八重”“哦”“施主你就住那吧”“好”过呢几天那书生还没走小和尚就奇怪呢心想“他不是进京赶考吗,怎么要住这么久,算呢还是别问呢”guidaye.com
必化天天看就书生屋内有蓝光发出,必化就想“不对一个书生怎么懂法,难道他也和我一样吗?”一天必化进屋查看书生,谁知书生不在突然一个小小的东西说:“着持你来呢,我家主人在七重塔等你,对呢我是我家主人的服式我叫“隐鼠”。必化才看清是只小老鼠。必化来到七重塔,只见那位书生周围有无数的阴火,书生对必化说:“这些就是当年隋炀帝创造的恶果,这就是怨灵。”“看你也是修练之人”书生没有理会,用手指向七重塔说:“当年隋炀帝荒淫无道,世间出现呢一个怨灵便成呢魔,天师钟馗看不下去将它收服并用永所在八重塔里,此时一重塔以陷入地底所以现在只有七重。”突然书生的手一挥四面的怨灵有聚集在书生的袖子里呢,书生说:“你随我来”。此时以到佛殿,必化说不对这里可是佛光普照你的隐鼠是妖怎么进来的。书生说:“想不到你好很机灵,不错,佛心中有魔,那就是妖。佛心中有善,那佛还是佛。”
“你是说这个不是佛呢” “不错”
说完书生手一指一块千斤重的石头飘浮起来呢,瞬间飞向佛像,吧佛像砸成两半。里面称现出一具女尸,必化惊呀的说:“想不到多日拜的是此等魔物”。只见书生说:“你以有呢百年怨气不要在怨恨呢,随我来放下仇恨,去投胎吧。”说完书生就把她装进袖子里呢,必化说:“多谢高人指点这才没酿成大祸。”书生点呢点头就消失呢。

日本出于战略要求从1938年秋开始政治诱降,希与中华民国国民政府议和;而在另一方面,汪精卫于1940年3月在南京成立另一个“国民政府”,以“和平反共建国”为号召,意图拉拢支持反共的人民。同时国共摩擦不断,双方互不信任。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共产党不清楚国民政府与日方谈判的进展,对于形势过于严重估计。加上认为日军有可能西进,于是八路军高层在通报中央军委而尚未有回复的情况下决定发动一场较大规模破袭战打击日军。

他,以在资本市场中“讲真话”和打假者自居;他,因一次次成功狙击中国公司而臭名昭着。“我将继续做空任何我认为市值被高估或误导公众的公司。”美国洛杉矶“做空家”安德鲁·莱福特近日接受环球人物杂志记者专访时,依旧摆出一副继续战斗的架势。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939年,国民政府成立晋察冀敌后战区,鹿钟麟任战区总司令。1940年春季,华北八路军在山西省策反收编国民革命军九七军,将战区总司令鹿钟麟逐出省外。同时1939年,山西爆发晋西事变,和八路军摩擦不断,1940年初双方和解。1940年四月至六月间,日军以第三十六、三十七、四十一师团为主力,在山西省南部进行春季晋南战、乡宁作战、晋南反击战。日军发现共产党军队在作战期间积极扩大根据地势力,引起日军内部的关注与探讨,寄望有效利用国共冲突。

恒大地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用这样的词形容莱福特:“侵略者”、“土匪”、“强盗”。日前,莱福特以一纸报告让在香港上市的恒大地产市值一日之间蒸发近80亿港元。“每个人都有一个位置,股市就是我的位置……我喜欢这工作,我擅长做空。”言辞犀利的莱福特,有着这样的身份:第三方做空机构——香橼的创始人,而“做空”,通俗地说,就是预期某股票行情下跌,而将手中该股票按目前价格卖出,待行情下跌后再买进,以获取差价利润。

在抗日根据地,由于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在日本侵华的战略要地华北的发展日渐壮大,日本军队在1939年夏季,集中了分散在长城、华北、东北的部分军队,以铁路、公路等交通线为依托,对华北地区的抗日力量连续发动大规模扫荡,并在荒原挖沟筑堡试图阻碍抗日力量的进攻,实行“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据点为锁”的“囚笼政策”,借此控制并逐渐缩小抗日力量。但1939、1940夏季两次扫荡,将集中于华北地区30余万日军、满洲国军队的分布点不断增加,力量分散。这对华北地区的八路军集中优势力量展开大规模进攻提供了有利条件。

香橼发难

百团大战的发起人是谁?有哪些背景?

时间回到今年6月21日,香橼继年初“猎杀”奇虎360后,又将目标瞄准了恒大地产。当天,香港股市开盘后不久,香橼在其网站上发布了对恒大地产的调查报告。善于讲故事的莱福特这次抛出的重磅炸弹相当耸人听闻:“恒大地产其实已资不抵债。过去该公司一直向投资者汇报虚假的信息。”

百团大战的涉及范围中,驻有日军3个师团全部、2个师团的各2个联队、5个独立混成旅团全部、4个独立混成旅团的各2个大队、1个骑兵旅团的2个大队,共20余万人,另有飞机150架和伪军约15万人。自1939年冬以来,日军以铁路、公路为支柱,对抗日根据地进行频繁扫荡,并企图割断太行、晋察冀等战略区的联系,推行所谓“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

在长达57页的报告中,香橼提出针对恒大的5项指控,包括:通过欺骗性的会计处理粉饰报表,掩饰资不抵债的事实;通过贿赂获得土地;因融资困难、楼价低迷产生危机,恒大造出一个复杂的带有欺骗性质的融资计划;投资足球、影视等高风险、无回报产业,等等。

百团大战的发起人是谁?

莱福特称,他是在历时数月的研究分析之后编写出这份报告的。为了照顾看不懂英文的投资者,莱福特在报告的后面附上了中文翻译。“我们坚信,恒大地产已经误导了投资人,并代表了中国新型资本主义之糟粕中的糟粕。因此,我们认为恒大提供了中国资本市场中一个极佳的做空机会。”

彭德怀是百团大战的总指挥。但说到百团大战的发起人,应该是朱德和彭德怀两人。依据:1940年7月22日,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等下达《战役预备命令》,规定:以不少于22个团的兵力大举破击正太路。同时要求对同蒲路、平汉路、津浦路、北宁路、德石路等铁路以及华北一些主要公路线,也部署适当兵力展开广泛的破击,以配合正太铁路的破击战。同年8月8日,朱德、彭德怀等下达《战役行动命令》,规定:晋察冀军区破击正太铁路石家庄至阳泉段;第129师破击正太铁路阳泉至榆次段;第120师破击忻县以北的同蒲铁路和汾离公路。并以重兵置于阳曲南北地区,阻击日军向正太铁路增援……由此可见,彭总虽然是百团大战的总指挥,但发动如此规模庞大的战役,命令的下达还是得经朱总司令的同意才行。

这对恒大是当头一棒。本来,6月18日刚刚摘取了广州新地王的恒大风头正劲,这份报告却令其股价应声下跌,跌幅一度达到19.6%。截至当天上午收盘,其股价下跌17%。

面对香橼的“空袭”,恒大进行了强硬反击。6月21日午间,恒大地产发布澄清公告,称“报告中的指控失实,稍后会进一步发布澄清公告,并提醒股东及投资者在买卖公司股份时务请审慎行事”。13时30分,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总裁夏海钧等恒大高层出面召开了证券分析师电话会议。许家印对于报告中指出的公司现金不足、土地收购不规范等问题表示愤慨,称香橼的指责太荒唐、完全是在造谣。

“这是和平年代的战争!他们是侵略者,是土匪,是强盗!我们一定要彻底打垮这些掠夺者,捍卫东方企业的尊严!”6月22日,在香港举行的全球投资者大会上,许家印愤怒地表示。

一个有污点的打假者

香橼和恒大隔空对决,让人不胜唏嘘。有评论人士将这次对决比喻为蚂蚁对大象的挑战,然而,这些资本市场上的蚂蚁缘何能爆发出如此能量,屡屡将上市公司拉下马?香橼是个什么机构,安德鲁·莱福特又究竟是什么人物?

香橼网站称,该机构是莱福特在2001年创办的,但与其说它是一家研究机构,不如说是一家皮包公司。香橼实际上只有一名正式员工,就是莱福特本人。资料显示,他今年41岁,犹太裔,毕业于美国西北大学。香橼网站介绍称,莱福特有17年证券交易经验。他和另外一位做空家——浑水研究的创始人卡森·布洛克因近年来频频做空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概念股而为投资界所熟知。

比起布洛克,莱福特要高调得多,对于媒体采访几乎来者不拒。他这样描述自己创办的香橼:专门曝光那些在某种程度上误导投资者的上市公司,挖掘上市公司内幕,同时做空相关股票。

然而,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位以打假者自居的人,却有着因欺诈而被禁止从事证券行业的前科。1998年,莱福特因“发布虚假和误导性的信息欺骗或诈骗客户”,被美国期货协会禁止从业3年。他还被勒令接受道德培训课程等。如今,这份编号为0253075、生效日期为1998年3月2日的处罚报告依然挂在美国期货协会的网站上,成为莱福特无法抹去的污点。

莱福特不忌讳说自己是做空者,对于自己在股市中的角色,他告诉本刊记者:“我是资本市场上讲真话的人,我的角色就是在每个人都盲目追捧的时候,努力讲出故事的另一面。我不是机会主义者,我代表了真相。”

缘何瞄上中国上市公司

那么,莱福特这类做空者是怎么赚钱的呢?简单地说,就是先卖后买、高卖低买。首先,他向别人借一定数额的某公司股票,将之卖出套现,然后利用一系列手段打压这个公司的股票价格,当该公司股票大跌后,再买进相同数量的股票来还给券商,这中间的差价就是他赚的钱。

在过去的12年里,莱福特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对150多家企业进行做空。2006年之前,他针对的大多是美国上市企业,2006年之后则盯上了中国。6年以来,他对不下20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概念股发起攻击。2011年,莱福特发布研究报告,质疑东南融通涉嫌财务造假,使其从纽交所退市,莱福特也因此名声鹊起。

莱福特不懂中文,至少近10年来未踏足过中国。他的信息从何而来,也是人们一再追问的问题。莱福特对本刊记者表示,他近年确实没来过中国,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无法了解信息”。莱福特雇佣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美国高校的中国学生为他做兼职翻译、解释中文文件、搜索网上信息。然后,他对得到的材料进行分析比对,找出自己的进攻目标。英国《金融时报》曾说,莱福特基本上是靠“嗅觉”来打假。

对于莱福特们近年来为何专门同中国公司过不去,他解释说:“因为和其他新兴市场相比,中国有更大的流动性,这正是我在这个市场有更多做空机会的原因。在其他新兴市场,比如巴西等地,有太多大型的自然资源企业,我个人对于自然资源类股票的交易并不感兴趣。”而浑水研究的卡森·布洛克说得更明白,在他看来,中国是个庞大的发展中市场,更容易制造恐慌。

莱福特以做空中国公司而名声大噪,但在接受环球人物杂志记者采访时,他说“并不想把中国公司一棍子打死”。“中国有许多优秀的上市公司,我看好中国公司的成长潜力。”但他认为,必须把那些坏公司从好公司中辨别出来,这样,好公司才能得到恰当的估值。

对于恒大准备与之对簿公堂一事,莱福特信心十足地回应道:“我做好了应诉的准备。我经常被问起的一个问题是:你是不是经常被起诉。我要告诉你,我至今被起诉5次,从未输掉这些官司,原因在于我总是能够在法庭上为自己所写的任何报告进行辩护。”

应该如何看待这些做空中国公司的外国人?中国经济学者马光远对本刊表示,一个正常的市场应该非常成熟,信息非常充分,如美国资本市场,投资者很少是个人,大多数是机构,绝不会因为一个研究公司“胡说八道”而引发股价出现非理性反应。但是,“如果香橼、浑水总是胡说,它们也不可能存在,而它们之所以能够做空成功,也是因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对任何一个健康的市场而言,需要像莱福特这样的一些秃鹫、豺狼虎豹来净化环境,他们针对的不仅仅是中国公司,还有很多外国公司。”

为此,马光远对中国上市企业提出了忠告,“一个市场上本来就是有豺狼虎豹的,要适应,没有别的,就是做好自己。如果你没有把柄落到别人手里,别人是做空不了你的。”他认为,中国企业一方面要遵纪守法,另一方面在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要第一时间回应,说出真相,不要藏着掖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