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是心底清波乍显,司马懿的战术作风真的是被动防守吗

遇见是心底清波乍显,端一碗白开水,灌肠而下,亦是觉得甘如醴。那是一种不可言状的情绪?身形踟蹰,心底微恙。正如以前时光静好,忽被岁月的小船撑开了波漪。在长满青苔的巷口,地面的凹处仍留着未曾晾干的雨水,没有丁香愁怨,而是素色浪漫,如一滴墨晕染周侧,事物混淆,模糊不清。此时遇见应是那三月的柴扉刚开,初心浅露,就被对方轻易的捕捉入眼。

司马懿好像一开始就没想过能战胜诸葛亮,一味退让,永远是防守,如果诸葛亮在多活二十年,相信司马懿也是这样应对。然而司马懿真的不是诸葛亮的对手吗?司马懿的战术作风真的是被动防守吗?

若,相遇是一场花开的旖旎,那么别离,则是一份心心相生的会意,如一叶落,便懂得清秋的静默。

有时会蓦然经历起相熟的场景,似是前朝往事,又像是梦中牵绊。柳叶轻飞、梨花带雨,总有几个不识烟火的姑娘,撑着纸伞,徘徊在桥头陌上。姑娘不囿情愁,唯爱这雨中意境。雨丝浸入皮肤,亦有绝然之感。冰棱棱如同儿时夏末秋初的老月光,侵入感官。也像是一段历久弥深的记忆,偶然误入心底。

司马懿是魏国后期卓越的军事家,其精明老练,堪称三国第一。

秋风过耳,我听到花谢无语的美丽,亦触到一叶菩提划过的痕迹。

繁华之事只有在繁华时节演绎,悲凉之事也只会在悲凉时节中忽然来到。

历史上认为司马懿是诸葛亮的克星。因为诸葛亮北伐害怕的就是司马懿,采用离间计使司马懿失去兵权的那次北伐,是成功的一次。其后,诸葛亮和司马懿相持良久,始终也不能获胜。他们互相不能奈何得了对方。

立秋刚过,秋的气息便已悄然入沁,朝露暮夕,渐染了几分凉意,却在心上生动着一份久违的小欢喜。

那时,想着依恋的人,刺绣时伤了手,仍不自知,唯有看到纱布上鲜红的印记,才方然知晓。不禁略一苦笑,感慨自己为了情字竟失了神。那是念起那个她,与友人饮酒作诗时,填错了韵,也没发现,唯有在友人的提醒下,才将诗句改动,想到如此,不由大笑起来,随后又装作微醉,送走了友人。然后,迈出门,准备徘徊在她的门前,却不想,未至便相遇。

但是看诸葛亮北伐,司马懿对付诸葛亮总是很被动,简直是忍让,遭受百般凌辱而不怒,其胆怯心理让魏国的其他将军都看不起。而且司马懿每每在优势明显的时候让诸葛亮轻易逃脱。可以这么说,司马懿几乎靠拖得诸葛亮病死,终才赢得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司马懿好像一开始就没想过能战胜诸葛亮,一味退让,永远是防守,如果诸葛亮在多活二十年,相信司马懿也是这样应对。然而司马懿真的不是诸葛亮的对手吗?司马懿的战术作风真的是被动防守吗?

花谢入尘,叶落归根,而我,终在季节的轮回里,根植了一颗如初的莲心,在秋来向晚的风声中,可以以临水独立的芳姿,安守一段清澈如水的光阴。

爱情来时,便开始有了寄托。

看司马懿擒孟达,不待圣旨,不出十日。其时机把握之准,行动之迅速,令人叹为观止。

七月的一脉心香,让一盏茶缘浸染了荷的芬芳。而今,池中荷风渐隐,韵致却依然,丝毫未减,似乎,也于我这般,迫不及待地,进入秋的眉眼。

记得那年七夕,两人相逢躲在葡萄架下,偷听牛郎织女的呢语。可是,没过多久,双方又开始自顾的讲起。院东有筝音起,她心生感叹,院西有笛声映,他心生惆怅。原来这个场景竟和他们曾经一模一样,当时仅相逢一面,就已被注入筝心笛心。待到情人佳节,彼此方才落寞的拨筝吹笛,却没想会撞到一块。

司马懿真的不是诸葛亮的对手吗?

若,此岸的静默,可以与八月的风月相和,我依旧,以一朵莲的姿态在时光里幽居,等风来,等雨落,等我一颗如初的莲心,在八月温情的诗里落脚,而后种满岁月静好的妖娆。

杯盏交错,忘不了前尘事,唯已酒入肠肺,方能麻醉己心。别离之后,途径街头巷陌,试以掩映住曾经,但忽然的交逢,又如何装作互不相识。旧年,只为了一次相见,便星月疾行。旧年,只为了一个约定,便芳颜擅改。旧年,人相隔,信漂流,但佛院莲花未败、菩提树叶未落,只为等一人,能在美的时节里相见。

其后一次的辽东叛乱,叛军起兵十五万。当时相隔四千里地,魏军兵少路远,司马懿竟然能够做到“往百日、攻百日、还百日,休息六十日”,仅以四万兵力,一年破敌。其攻击之强,战术之主动,与对峙蜀军时判若两人。

时光渐远去,清茶亦会落寂,转角处,若始终有人能在这半盏琉璃的禅意里,读懂安放在喧嚣一隅的清喜,心不离,定然是这一程美的念及!

从多久时,开始字里行间的出现一个人的名字,从此这几个字成为了每篇文章必书的温柔。可是时光从容依旧,但是人儿早已离分。爱恨情仇在时光面前都会渐渐模糊,温柔又何能捱过岁月的侵蚀,只能暂浅、消弭。人生中有那么几个可以供以回想的故事,但是每一次回想都会刺痛自己的心。纵然以为可以遗忘的一干二净,殊不知在寻常的刹那间还是会忍不住的落泪。

分析一下,诸葛亮北伐的之前,司马懿曾被离间下野。诸葛亮死后,司马懿还要靠诈病欺瞒魏国的君主,让魏君以为自己不会造成威胁。原因就是司马懿一直在魏国受到猜忌。

秋的温度,愈发真实可触。曾经,用温暖的文字再现过,这世间美好的懂得,是花叶相顾的静默,恰如秋风过耳,便可于一叶菩提里洞悉到秋天的秘密。

三月门扉、时光向晚,邀春燕送去锦帛,上面写满了思念。遇见是春水初生,思念是春林初盛,待到离别,才发现春风十里都不如你。当初,义无反顾,挣脱世俗的枷锁,相守在一起。不求一世长安,岁月清明,但求世事无过,日子疏浅。可后来才懂得,不管你的誓诺是小是大,唯拥有一颗恒久不变的心才能允以实现。

而司马懿官复原职的原因是什么?是魏国没有对付诸葛亮的人才,不能不用司马懿。

深信,心心相知的默契,某时,太多的言语,不及一份欲言又止,因为,只一眼,他便能看穿你,而后在瞬间读懂你,你的苦与乐,悲与喜,都在他深的会意里。

前世,也许是我牵一匹白马,踏过绒花落满的路径。今生,一定是你执着素笔,拾捡记忆的画卷。前世,也许是你菩提树下,虔诚素愿的祈求。今生,一定是我静坐堂前,俯读经卷,参悟知见。不知道其间有着何种联系,但是我们都曾走过相同的路径、都曾到过相同的地方、都曾经拥有相同的祈求,无论前奏有多长,但终归会相遇,或早或晚。

由此可见司马懿的生死仇人诸葛亮,才是真正能使司马懿掌握权力的人。鸟尽弓藏的道理,司马懿没理由不知道的。

月色泛起心潮,秋的味道,是心深处缱绻着的一丝妖娆。晚风过耳,丝丝凉意,触到夏花隐去的美丽。浅秋,几分清幽,却是深美之中见深远,似山涧中的一湾清泉,带着远山的空旷与寂静,在心上流淌着生动的质感。

日子晚了成夕阳,人儿晚了却化作生离死别。

于是司马懿采用了维持现状的平衡战略。一方面防止诸葛亮获得大的优势,对魏国和自己造成致命威胁,另一方面又不击溃诸葛亮,还要保持诸葛亮的攻击力。

八月的时光,风略微带了点薄凉,晚夏的绚丽,渐渐隐去,天高云淡的晴朗,为此季增添了心清气爽。

一抹相思泪,碧阶滴无痕。

也许在空城计的那个时候,诸葛亮也许是看破了这一点,才大胆用计的吧。

久不读白落梅,却依旧深念:人生至简,大爱无言。是我们,把日子过得那样惊心,把岁月看得那般无常。流年,在指尖缓缓滑过。只愿明月长存,心静即安。

忽而岁月晚,相见欲生恨。

遥想当年,司马懿怔怔地看着城头上故作悠闲状弹琴的诸葛亮,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也罢,我注定要成就你诸葛亮的神话。”

如果,懂得是与温良和慈悲同行,相信用心走过的每一程风景,都能在时光深处被善良读懂,而后属于你的,定会在记忆里愈加清澄,那记忆里的物与景,人与事,都值得用余生去珍惜。

有多少遇见,是珍珠细露坠然叶底;有多少遇见,是茗茶香飘却无声无味;有多少遇见,是城西角下梧桐放走清秋;有多少遇见,是陌上看花且早归;有多少遇见,是诗句里藏头;有多少遇见,是菩提下只为知晓一人姓名。只有一次离别,是弦断音垮,景在人散。

“回军!”一声令下。

时光,总要慢慢聆听,才可以在心上生成一道风景;人生,总要慢慢行走,才可以顿悟生命的精髓。

转过头来,是深深的无奈。

然而,不是每一程的风景都会伴随着阳光,也不是每一段行走的旅程,都能如愿以偿,如果,那些曾经走在心上的时光,在某一刻失去光芒,却又不知该以怎样的回眸,来给灵魂一个重塑的理由,那么,请在这个静美的初秋,将心放逐,聆听残荷沐雨之声,或是,在一场且听风吟的静坐里,邂逅,那个美的自己。

近来,喜欢上看博文,曾经有这样一段话颇具深韵:当你看懂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感动;当你看透一个人的时候,只会心寒。让我们慢慢的走近,不必问彼此从哪里来到哪里去,遇见就好,如果路不同,就让我们这么擦肩而过,又慢慢的走远,你依旧带着你的美丽,好让下一个人把你深情凝望。

佛语曾言:歇即菩提。那么,世间的每一种得到与失去,都深刻地经历了时光的淬砺,相遇与别离,皆是心心相生的一种会意,从而延生为一种生命里的懂得。

盛夏的光景,也无风雨也无晴,心在菩提中,静随风雨行。一剪轩窗,月色如水,长夜寂,枕一帘清风,在残荷莲生的光阴里深居。简于形,唯叶静美,安守着长天一色的深韵,落一枚秋水明净的初心,如一份初遇般静好,温润。

关于爱情,张小娴曾说,爱情是一百年的孤独,直到遇上那个矢志不渝的守护你的人,那一刻,所有苦涩的孤独,都有了归途。

人生一程,美好的风景无数,总会有一处让你心生安稳与静好,固守于心的执着,才会护爱周全,某一瞬间,你便惊觉,这一程山长水远的跋涉,都是为了遇见这一刻。

生命中,感动的,莫过于始终有人默默地陪着你,静静地读着你,而后把你安放在他的生命里,在美的锦时年华,用温情的诗,播种下此生美的天涯。

夜,寂然。依旧,是熟悉的音律,牵引着一份月色里的念及。蓝色的记忆,带着海一样的神秘,轻触,每一个安静的字符,在不经意间汇成一曲风华如故,于风平浪寂的心湖里翩然起舞。临水听风雨,静心观潮汐,一花一木总关情,云水过处是意重。

几乎,是在须臾之间,内心深处的寂寞,伴着清秋的静美时光,在这烟水飘渺的漫长光阴里隆重地盛放。此刻,就让温情凝聚指尖,沐浴着风清月朗,静静地,与一份心心相生的会意,共谱一曲心的华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